“今天的狀態不太好,所以工作沒有完成!蹦钅滦α诵,解釋道,“就一點翻譯工作,傷不了神!

    李妮搖了搖頭,嘀咕道:“翻譯的工作才傷神呢,可惜我不會俄語,念穆,你真厲害!

    “當你長期在一個陌生的環境活著,什么語言都能學會!蹦钅抡f道,打開文件跟筆記本電腦,她的俄語沒有受過系統的訓練,而是那三年自學學會的。

    那三年,在她的要求下,阿樂爾跟阿木爾一直教著她。

    因為念穆知道,要在這個可怕的地方生存,語言是基本要掌握的技能,只有知道別人在自己背后嘀咕什么,她才有機會活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用了一年多的時間,她掌握了基本的俄語,剩下的兩年,則是不斷的精進自己的語言。

    念穆一邊回想這三年來的艱難,一邊把電腦放到沙發的扶手上,找了個不壓著傷口的位置開始工作。

    李妮聽著她的話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念穆說的不是生活,而是活著……

    這句活著,就像是她在國外經歷了很多非人的遭遇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她的表現,李妮不禁想著,念穆的過去,或許

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