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八章 當面甩鍋,背后扔刀(1/3)

    聽黃懋官脫口而出,堂前一片大嘩。

    錢淵更是大驚失色,緊走幾步過來,搶過紙張看了幾眼,“荊川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說了,老夫年邁,精力一日不如一日,還是退位讓賢的好!碧祈樦坏。

    角落處的陸一鵬探頭仔細打量唐順之……這老頭精神抖擻,紅光滿面,前些日子他和陳有年隨其出巡,自個兒腳都走的起泡了,唐順之若無其事。

    事實上,歷史上的唐順之再有一年多就病逝了,但這個時空的唐順之身體還好的好,這也很好解釋,歷史上這個時期,東南抗倭正如火如荼,唐順之屢屢率兵出擊,又頻頻奔波海上,身體幾度大損。

    錢淵臉上青一陣白一陣,在他的計劃中,自己回京后,東南諸事,譚綸、唐順之二人為首總領全局,孫鋌、宋繼祖、楊文、盧斌、趙大河、侯繼高、吳成器等人分司其職。

    這其中,地位最高的是譚綸,而在實際操作上最重要的卻是唐順之。

    說的簡單點,如果唐順之致仕,錢淵手中根本挑不出一個有如此聲望,曾經立下軍功,有任事之能,精于算術,同時清

-->>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